一个人一旦对某件事情产生怀疑,也就会随之对这件事感兴趣,这样一来,那白士成就有了探索下去的心思,只要探索下去,虽然很难水落石出,但只要能够证明他的清白便足够了。gwshuwu.comhttps://

  白士成的眉头皱了皱,道:“你是不可能,但你的身后之人呢?”

  他自始至终都不曾认为掠走夫人的乃是罗逵的所作所为。

  罗逵扮演的角色,不过是一个挡箭牌罢了。

  只是,这个挡箭牌有点忠心,都到这个时候了,竟还打算死撑着。

  “大人,我也是个受害者,我们都是中了那卑劣小人的诡计,我知道大人不信我,可是大人一定认定是我的话,那可就真的中计了。”罗逵连忙替自己辩解,虽然仍旧略显苍白无力,但他除此之外,一时间也想不到更有效的办法了。

  白士成道:“把你知道的一切,毫无隐瞒的尽数道来。”

  罗逵犹豫了一下,他其实是不想全盘托出的,失去了价值的人,或许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可是不交代清楚,白士成又岂能善罢甘休,等待他的命运,只怕会是顷刻之间毙命。

  ……

  很抱歉,明天回来刷新之后,再看吧。

  外人不知道,可是他们这些指挥使却心如明镜,这鬼城自始至终就不是城主说了算,更不是他们这些指挥使说了算,在大是大非面前,从来都是那一位才具备决策权。

  说白了,他们这些人,都不过是那位推出来的挡箭牌,他们的风光无限,全都系于那位的一念之间。

  所以,哪怕那背后之人的来头再大,只要他掌控了充足的证据,甚至都不用惊动那位,城主便会自告奋勇的为他解决。

  毕竟,把事情闹大,对城主来说,可没有什么好处。

  “不错,就在方才,那罗逵才前脚刚走,你后脚便来了,如果你再快一步,你们说不定还能遇到。”莫吾说道。

  白士成眉头一皱:“不是说……来的恰好及时吗?难道那罗逵已经离开了鬼城?”

  瞬间,他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只不过,他也知道莫吾分得清轻重,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跟他开玩笑,莫非是另有隐情?

  “白老弟,你先稍安勿躁,且听我把话说完。”莫吾知道白士成可能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

  “那罗逵是离开了不假,却不是离开了鬼城,先前……仿佛是遗漏了什么,说是回去取。”莫吾有些支支吾吾,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白士成顿时心领神会,对于莫吾后面那句似真似假的话,他自然是察觉到了一点不同寻常,但他却并没有去揭穿,收受贿赂乃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不是什么危害鬼城利益的东西,尤其是在对方识相的情况下,莫吾通常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已经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就连他自己,不也在利用职权之便,为自己牟取利益吗?

  “如此一来,我只需要在这里守株待兔,倒也不用去刻意寻找。”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聊斋之问道长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爹地轻点爱只为原作者故梦听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梦听雨并收藏聊斋之问道长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