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白鈦星的政权处于被宙游、宙行网格化战争打崩的进行时中,芳明星上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分裂战争已经进入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这两对纠缠了四百年的冤家咬着牙死扛了这么长时间,无时无刻都在等对方比自己先断气,然而“天道昭然”,双方竟然同时病入膏肓,连给死对头捅刀子的力气都没有。

  两方势力中那些思维元素化的意识体看到今天这一幕,能感到这是“天意”在讽刺斗争上方的命运。

  ……

  乱纪元469年10月20号(宙游刚打下翡翠宫)。

  浩洋板块,中央主基地中。现在是最高军事主席的孙思宏和诸多将军们的投影,目视着现在前线的战略地图。肃穆机械军装,无法遮掩地图上的窘境。

  孙思宏是浩洋板块原属于孙思琼麾下的将军们为了维持利益联盟推举的盟主。

  盟主不是统帅。军队这东西要的不是自下而上的选举,而是自上而下的提拔,最高位要保持绝对的权威,才能下达有效的战略命令。

  身经百战的孙思琼能下的命令,搞科技开公司的孙思宏却玩不来。

  例如孙思琼以总军事指挥的名义命令a部队坚守,bc部队必须在某某时限前赶到战场,逾期撤职。孙思宏就必须找军头商量。

  大本营无法下达强有力的命令,导致了浩洋板块的兵团非常‘面团’。

  北掠明抽调大部队已经在十月份逐步压制住了浩洋板块各个重要通道。在现在孙思宏面前的这个战略地图上,他们败势已显现。

  ……

  在大厅左侧,智能提示有来电。

  孙思宏看了一下来客是陆似,眉宇间闪过一丝的厌恶。——其实凡是联邦现在这些旧贵族子弟,即使是从燃轮经济得到好处,也会对燃轮现在在全球中收取好处感觉到不忿。

  人治就是这样人走茶凉,孙思琼对陆似是非常礼遇,但是孙思宏却没有这种态度。当下对他仅仅只是能不能利用的功利性关系。

  当陆似出现时候,孙思宏脸上挂上了笑容:“阁下无事不登门,可是我货架越来越少。”

  陆似:“燃轮可以是卖家,可以是买家。”

  孙思宏顿了顿微笑中带着冷意:有些东西我们卖不得。

  ……

  二人说的是从铁龙脊那儿叛变的雇佣军。

  孙思宏身为这个世界既得利益阶层,看不上机械人偶,更不放心会叛变的机械人偶。用这个阶层他们的道德观来说,脑有反骨,如同养不熟的狼,应该早点处理掉。然而燃轮愿意对这只机械人偶支持。只要孙思宏给与认可,燃轮会训练这只机械人偶势力。

  可如此的话,孙思宏(心中炽怒)“燃轮其心可诛。”二十年前靠着联邦某些人的支持上位,现在公然支持联邦不同的政治势力,如今更是妄想训练机械人偶的反叛意识,分裂联邦居心昭显。

  孙思宏眼不瞎,他知道如果自己要答应,必然是在联邦内遗臭万年。但是不答应的话,自己的势力灭亡就在旦夕之间。为此,他在言语上义正言辞,行为上,打马虎眼,不小心,不上心。

  面对孙思宏的怀疑。陆似摇了摇头,进行了更详尽的解释:“机械人偶能不能独立,在我们内部是有很大争议的。我个人不赞成燃轮扶持机械人偶。但是最高政治决策已经下达了决定。”

  孙思宏皮笑肉不笑:“你们想亲自下场了是吗?”

  陆似盯着孙思宏:“机械人偶到底能不能从战争中幸存下来,并不是我们纠结的事情,我们现在只在乎一件事,”他看着孙思宏:“战后秩序中,不允许有机械人偶这种现代奴隶。”

  孙思宏沉默了数秒后,问道:“说的详细一点。”

  陆似:“最坏的可能是,燃轮直接支持机械人偶。”

  孙思宏讽刺:“最坏?难道不是最期待。”

  陆似:“由我们直接支持的机械人偶,未来是否能和我们承担相同的发展责任,这是个未知数。燃轮不需要附庸。任何附庸在时代发展过程中,都会因为制度相对落后,渐渐成为主势力在竞争中的包袱。”

  【附属势力只会在短期内提供军事战略优势,但是在长期经济,科技无法参与竞争会变成包袱,英法第一代殖民地帝国,以及美国,都在科技大爆发的时候,被全球战略拖累,因为全球的小弟都在前沿领域,纯粹躺着靠老大。】

  孙思宏似乎明白了试着问道:“所以?”

  陆似:“机械人偶必须独立的参与战争,证明自己在未来是否有发展的资格。”

  ……

  浩洋板块西部,冰海峡谷中。

  该地区由于现在的全球暴雨,北方的坚冰顺着高地势而下,形成了一条缓慢流动的碎冰河流

  目前脱离铁龙脊的机械人偶集群就驻扎在这里。宙踏(大脑仅仅发育了七年的萌新)蹲在椅子上。

  目前宙踏的大脑完成了大学级别的学习,能实用部分高等数学,能用手势编程计算。算是神童。但是神童一般都是超前发育某个领域的知识,在某些方面却显得有些不正常,宙踏呢——就是显得非常大胆。

  目前机械人偶的驻扎区域这算不上绝对安全区,在几个月前经常有战机光顾,投掷炸弹,刚刚脱离控制的机械人偶经常出现被炸死的。

  为什么选这里,因为机械人偶比正常人要佛系,如果没有压迫力,整个机械人偶集团曾残留的社会性会迅速解散。对于所有机械人偶来说,这是最危亡的时候,退缩的话可以赢得几个月的宽恕。一旦政客们确定缴械后的机械人偶没有再度反抗的能力,一定会彻底清除永绝后患。

  嗯,孙思宏其实战时就想消灭变节的机械人偶,奈何宙踏选的这个位置战略位置非常关键,在完成防御和兵力部署后牢牢地嵌在前线,挡住了联邦东北方向迂回进攻的通道,孙思宏在将军们的劝说下不敢妄动。

  宙踏的战略眼光以及军事部署能力明显超过一般的机械人偶,并且性格显得颇为独立自主。如果说普通机械人偶是被驯化的,宙踏就一点没有驯化痕迹,路子非常野,关于宙踏的来历,其实的孙思宏集团对此有点怀疑。因为这胆大心细的风格和燃轮教育下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像了。

  刷的一声,孙思宏的投影出现。

  宙踏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归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爹地轻点爱只为原作者核动力战列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核动力战列舰并收藏归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