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处,一些金属覆盖还是随着走动过程中露出来。

  赵宣檄想到了什么,突然发问道:“你穿着没有上漆的战服,难道没招子弹吗”

  苏鴷:“都避开了。”

  两秒后,苏鴷补充到:“你给我的钱不够了,我看中一款可以随着温度而变色的涂层。价格每公斤要四十银币。”这个油漆的配方是三百年前某药剂师配的,配置方法暂时无法解析。

  面对要预算的苏鴷。

  赵宣檄舒了一口气,看着苏鴷努力思考了一下,最终定了定决心赵宣檄表情可参考:地球玩家在面对账户钞票和游戏界面时,最终决定氪金的表现。

  在大楼顶端,当田镇还在为苏鴷所说的“爱情”话题,恍惚回忆和孟虹在一起的感觉时,苏鴷犹如惊雷般的加速将田镇拉回了现实,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苏鴷已经横穿当空。

  田镇弓着腰准备接近墙角观察哨的时候,苏鴷已经撞击大楼。

  田镇背靠着掩体用远望术急匆匆观察大楼时,苏鴷已经将这座充满氧气和煤气罐的大厦楼层顶了个对穿。

  田镇震惊地看着这个血雾溅射的场面苏鴷犹如发光的死亡精灵术法光芒太多,犹如绣花针翻飞,将一层层持枪匪徒切翻。

  而在田镇身旁,负责火力压制的组员同样茫然,他们被要求负责在强攻时提供火力压制。

  当显示屏上一个个红标熄灭后。

  队长颤抖地说道:“我原先以为头孟虹从鼓山收养他苏鴷,仅仅是队长想养一个孩子,原来,原来,嘶,头真是深谋远虑啊。”

  田镇则是心里沉重了几分,他突然有些后怕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对周围的鱼肠部成员吩咐了一下任务,匆匆离开。

  而突袭结束后,田镇找到了孟虹,而此时田旺先前的将军正堵住了孟虹,并且城防军和鱼肠部的宪兵正在对峙。

  此时现场中,田旺这位中年人正在大声质问,孟虹则是毫无表情,偶尔摇头。

  田旺脸上的胡子因为激动而抖动:“孟部长,我以京畿最高军事长官的名义,命令你将那人留下,配合我们调查。”

  孟虹:“所有人质已经解救,此次被俘虏的袭击者,我也同意和军部一同成立委员会调查。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田旺:“鱼肠部现在拥有的武装已经超过了标准,这威胁京畿防御安全,我有资格了解其中内幕。”

  孟虹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个在田镇眼里诱惑迷人,但是在田旺眼中,气死人的微笑,用慢条斯理的语调说道:“鱼肠部举措不当,军部可以向总长提出弹劾,但无权直接弹劾。”

  田旺的胡子抽动,他怒道:“你”

  田镇走进对峙现场,站在两人之间,双掌制止了争吵。

  田镇:“叔伯冷静。”

  田镇做出冷静和严肃的表情,对孟虹问道:“少长城的情况怎么样哎,是否有不良迹象”

  田镇眨了眨眼睛,孟虹会意后,叹息摇了摇头说道:“这次行动虽然目前看不出多大影响,但是一切还有待后续观察。现在他需要的是稳定,这次战斗对他的心理刺激很大,后续需要观察,和引导。”

  田旺在一旁斥道:“什么少长城。这么大威力的实验。为什么没有上报军部”

  田镇走到田旺低声面前神神秘秘道:“少长城只是一个代号。叔父你别在公共场合大声嚷嚷了,少长城,少长城,你从名字听不出来吗,那是”

  田镇瞅了瞅周围,凑上耳朵说道:“那是人,一个年龄非常小的孩子,心理思维还在成长中,他本该接受最好的教育,将来为将持国,而不是一怒杀人,嗜血极端。”

  “噗嗤”苏鴷一口热水喷出来。通过领域监听田镇那边话,差点没有一口水呛死。

  苏鴷心里碎碎念念:“我有那么容易激愤吗。我要是激愤,你田家上下早就没有活口了,田镇你这是裸的污蔑,是毫无证据的栽赃”

  当苏鴷再次拿起茶杯后,赵芳卿一点一点地挪坐过来。

  从刚刚下楼后,她悠悠醒转后,她就一直在偷看着苏鴷,努力在思考如何找话题。

  最终苏鴷扭头看着这个白天鹅一样的女孩,露出了招牌的笑容问道:“姐姐,有事吗”

  面对苏鴷的突然询问。

  赵芳卿张了张嘴:“额,那个,我是说小矮子外号,你穿着这个装甲,这么长时间不用嘘嘘吗”问完了后,从脸颊到脖颈一片赤红,

  苏鴷脑海中一阵乱码飘过。这种问题,是几生几世都遇不到的。

  好半天后,面对异性这么尴尬的问题,苏鴷不禁嗫嚅起来说道:“这个,你,你可以看龙卫兵制造结构的介绍书籍。”

  苏鴷设计战服的导尿装置是直接导引到脚掌后跟部位的。轻内急站在草地上,只需在地面上踢出一个坑,金属靴脚后跟的小孔打开会神不知鬼不觉在草坪上排出废液。

  赵芳卿低声说道:“能不能,为我制作一套。”

  要是别的场合,苏鴷会答应帮助制造,但是前面有了这么尴尬的问题后,苏鴷断然摇头说道:“不,我不会做女装。”战服这种装备,只有自己穿上,经过一系列运动测试后才可使用。由于身体构造不同,苏鴷自己造不出那玩意。

  赵芳卿抬头,气愤得伸出手,朝着苏鴷的脸蛋捏过去。苏鴷弹跳起身退到两米外,迅速套上头盔。摊手,一副你奈何不了我的神态。

  这时候,赵宣檄推开车门,扫了一眼打闹的妹妹和苏鴷,脸上露出微笑说道:“封锁开了,警卫官让我们先走。”

  在赵宣檄背后,一个警卫官走了进来,这位军服上有着短匕符号的军官,是刚刚大厦上负责指挥火力压制的队长。他走进来,扫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各位请跟我来。”

  这位队长带着赵宣檄三人登上了另一辆车。

  在通过走道的时候,赵宣檄凑到苏鴷面前问道:“我听说,你刚刚参加了大厦的强攻”

  苏鴷打开了头盔面甲,用手挠了挠头盔说道:“我主动申请的。”

  “咳咳”前面的瞄准者咳嗽了一声,扭头微笑说道:“苏鴷先生,以后不可以这样冒险了。”

  天津https:.tetb.

章节目录

归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爹地轻点爱只为原作者核动力战列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核动力战列舰并收藏归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