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荡荡的客房过道中。

  苏鴷走到一间客房的木门前,伸出手敲了敲。

  门突然打开了,赵宣檄将一把枪指在了苏鴷面前,苏鴷缓缓摘下头盔,说道:“是我。”

  赵宣檄立刻放下枪:“你怎么来了快进来”随后一把把苏鴷拉进来,佯装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问道:“劫匪呢谢天谢地,外面打得好像很激烈,我们躲一会,形式明朗再回去。”

  事实上,赵宣檄是明白此时大楼上下已经被苏鴷肃清的情况。因为他无话不谈的灵在一旁清晰地告诉了他刚刚整个大厦被他捡来的长城打穿了。

  在震惊之余,赵宣檄却不由有些彷徨。对现在的苏鴷,他还不清楚该如何面对,所以现在再见面的时候,故作一无所知来缓解尴尬。

  而赵宣檄拽住苏鴷时觉得手感不对,在把苏鴷拽到房间后,赵宣檄忍不住掀了一下苏鴷的浴袍,看到里面的战服,露出好奇的神色这倒不是装的。他是真的对这个能横穿龙潭虎穴的战服感到惊讶。

  赵宣檄抬头看了看苏鴷,苏鴷在对视中眼神飘离。

  此时在门外走廊上的广播正播放着消息:“袭击者已经被制服,大厦内的各位,请待在原处,不要四处走动,以防被残留爆炸物所伤,我们会按批次导引诸位离开。”

  危机彻底解除,赵宣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禁心中疑惑,对机械灵问道:“他真的,从东面的大厦打过来的”

  苏鴷控制光灵连忙点头:“是的,刚刚完成了交战,就来找你了,不信你看他脖颈下的灵脉,现在还没冷却,能看到光。”

  而本体这边,害怕眼神暴露自己正在同步平等交流,则是微微低着头,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我避开了大厦的劫匪,孟阿姨现在已经控制住了大楼,现在我们可以下去了。”

  赵宣檄走了过来,突然伸出头,看了看苏鴷战甲衣衿内,这让苏鴷吓了一跳,不禁闪了一下。同时心里控制光灵对赵宣檄骂道:“大致看一下就得了,凑过去干什么真猥琐。”

  而赵宣檄被机械灵骂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苏鴷脸上不自然的表情,他轻咳嗽一声掩饰尴尬,说道:“那个,等一会”他随手指了指身后床上的妹妹。

  苏鴷看到了赵芳卿,点了点头,然后在赵宣檄愣神间,走了过去。

  伸出手,手掌隔着赵芳卿二十厘米外,发出了白色的光,一缕缕光雾气,从手掌掌心流到了赵芳卿身上。

  赵芳卿身上一些因为沾染性毒气而起的红点燎泡,迅速蜕皮,结疤掉落。

  细胞再生术和分解术的细小光丝,从螓首蛾眉扫到了纤纤玉足。然而赵芳卿似乎眉毛动了动,但是依旧没醒来。其实她本来就没有昏迷,只是因为一开始脸上有红斑,所以在装晕。然而现在还在装。

  苏鴷后退了几步,抬头看了看赵宣檄,退到一边:“我先用一下洗手间。”

  五秒后,当洗手间的木门带上。

  等到苏鴷回避后,赵宣檄立刻凑上床前说道:“好了,别装了,现在已经全部治好了。”

  赵芳卿抬头凑到了一旁梳妆台的镜子前,瞅了瞅自己,然后摸了摸身上褪去的死皮,压低声音问道:“他刚刚做什么啦”

  赵宣檄扭头看了洗手间的方向,在听到放水声音后说道:“回天师的技能。好了,站起来吧,等会说一声谢谢,我们就下楼。”

  赵芳卿脸红道:“不,现在起来,肯定会被他发现,我刚刚在装晕。”

  赵宣檄气道:“你以为,你刚刚装得很像吗你心跳加速的样子,我都能看出来。”

  赵芳卿任性道:“不,刚刚我被吓到了,腿软,你背我。”说罢继续倒在床上。门外的广播宣布安全后,赵芳卿突然记起来赵宣檄刚刚凶自己。

  二十秒后,赵宣檄看着从洗手间中走出的苏鴷,无奈地摊了摊手。

  苏鴷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道:“我们该走了,我为你开路。”

  五分钟后。

  由于整个大厦电梯系统已经停止了,所以三人是从楼梯走下来的。

  当然了,赵宣檄背着一个人,一步一步从楼梯上走下来,而苏鴷则是嗖的一下,从扶梯扶手上滑下来。

  就这么下了七层楼后,赵宣檄重重颠了一下背上的赵芳卿,然后又看了看在前面轻松等待的苏鴷。

  赵宣檄:“苏鴷,你现在穿战服了。”

  苏鴷点了点头。

  赵宣檄若有所指地说道:“战服真是一个很好的发明,现在我要是有一件,那就好了。”他最后几个字嚼得很重。

  此时赵芳卿的两条小腿在赵宣檄的腰间两侧伸出,粉色棉袜的脚尖如兔子的耳朵一样动了动。

  苏鴷似乎懂了什么,说道:“嗯,回去以后,你出钱,我给你做一套。”

  赵宣檄听到这愣了愣,咬了咬牙下决心说道:“好”这次事件让赵宣檄觉得,哪怕以后不参加马赛,也一定要一套铠甲。

  不过当下赵宣檄对苏鴷微笑,可不是求战甲

  赵宣檄:“你的盔甲还有电吗”

  苏鴷:“额,”感应了一下电池的铝块余量,说道:“还有一点,但是不能支持剧烈运动。”

  赵宣檄:“那个,你觉不觉得,我现在有点累。”

  赵宣檄若无其事地忍受了一下自己妹妹手指的悄悄扭掐,感受到妹妹贴在自己背后的脸蛋迅速发热,警告的拍了拍她的屁股。

  苏鴷看了看赵宣檄背后,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战服系统不适合负重,负重一个小时,和十分钟激烈运动带来的零件寿命损耗是一样的。嗯,这次穿这个战服出来,零件损耗价钱,就超过三百银元了。”

  苏鴷心里暗道:“死妹控,我才不会帮你背人呢哎,呀呀,我怎么又被看成下人呢”

  苏鴷目视着赵宣檄一脸怪异的表情,非常诚恳的回应道:“如果累的话,我们就歇一会。”

  十分钟后。

  当赵宣檄走出去后,发现自己遭到了端着枪的人鱼肠部的强攻组注视。这些目光中是忌惮和敬畏。

  赵宣檄扭头一看,发现是好像是一旁的苏鴷。苏鴷此时身上套了不合身材的宽大衣服,但是在脚踝,还有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归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爹地轻点爱只为原作者核动力战列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核动力战列舰并收藏归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