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塔楼大厦中,第十六层。宽阔明亮的办公室内。

  在蓝白色的金属玻璃桌子前,苏鴷正在翻阅资料。抵达汉水,除了一开始几个月,要考察工厂现状频繁的去工厂。现在更多的是在这个办公室,根据数据监控,了解各个工厂的情况。

  因为融家不缺负责工艺的工程师,现在需要调和各个部门联动的管理者。

  而现在,苏鴷正在审阅教材。其中的体育(定体术)、数学、物理、化学,四大主学科很快审定了。

  机械学,化工两门辅学科也很快通过了。

  至于历史——苏鴷看着这些教材哭笑不得:“我知道你们想吹枪焰秉核,但是真的不是这么吹的。”

  上上世作为活到二十二世纪的现代人,经历人类文明高度昌明。苏鴷的总结:文明所有成就的核心建在两大类知识体系上,

  一:是自然科学体系,囊括数、理、化,生物。

  二:社会发展学,囊括政治、法学,以及经济。

  人类的一切科学体系都是人类社会合作发展的,各个时代人类社会经济、政治模式,决定社会能够完成多大的工作量,进而决定科技的高度。

  在进入太云后,苏鴷时常在思考两万多年前,那个时代到底是怎么崩塌的?

  人类为何一夜之间丢失了高等文明?

  文明和科技的薪火为何陡然失传?

  苏鴷认为:应该是当时社会的文明根基太浅薄了,对一些人文的重要性认识不深,一些本应该有深刻共识的东西,没有在大众心里刻入骨髓。

  社会经济合作、社会政治合作等一系列社会概念,不是上位者一时兴趣定下的文化残留,而是人类社会经过多次战争后,社会各方面对现实妥协的结果。

  所以现在,苏鴷将枪焰秉核那些华而不实的吹嘘,这些所谓增强家族荣耀的东西从历史教科书中删除了。

  开始从社会生产逻辑上,客观解释了自枪焰秉核后,诞生的一系列的制度在经济上、社会发展上的必要性。

  苏鴷(捏笔状):“尤其是要解释一下,这个——当年周游列国,不是什么神乎其神的天命之旅,而是背负历史重任的远行。”

  ……

  电气历663年10月15日。

  汉水,在一片山峦中,一块平坦的平原被苏鴷选中了。

  在行政命令下,这个平原内的煤矿厂,石灰厂搬迁了,原本的一条公路被拓宽成了铁路。航天火箭发射基地,这个全新的工业项目正在有条不紊推进。

  带着安全头盔的苏鴷展开领域,看着发射场外的输电系统建设,这关乎到氢氧火箭燃料的制备。

  如果是千鳌岛上的基础工业水平,苏鴷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四氧化二氮氧化剂和混胼还原剂。

  原因无他,这两个有毒物质常温下能稳定,火箭结构可以设计得简单一点。而氢氧火箭低温会导致火箭结构强度发生变化,设计难度大。

  不过,苏鴷现在不仅仅依靠融家,更是背靠太云。

  例如轻钧家的一些零件供应很不错,还有太云各个地方的原材料加工,能通过便捷铁路网直接送过来。某种程度上,这些基础条件比荆川要好多了。现在苏鴷是先快速把卫星打上去,太云的国力不用白不用。

  在发射场一旁的山丘上。

  苏鴷正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前的电脑上正在播放发射场的工程进度。

  【此时这个发射场的工程进展非常顺利,这和公学制度宣布有关】

  当一个更加公平的晋升制度出现立刻会影响社会的方方面面,‘希望’是一个难以描述,但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东西。

  一个社会有更多的希望,会在各个领域上体现出效率上的优异。

  例如:当年阿根廷之所以打不过英国,因为本质上就不是工业国,若是工业国,在占领马岛的那短暂时间,早就在上面建立好飞机场了。他那个社会效率想在五常手里赌国运,纯粹是脑子进水了。

  而社会效率,绝不是靠着钱就能砸出来的,需要方方面面的制度努力。

  ……

  现在在苏鴷身边的另一位观察员贯翎就颇为感慨看着这场建设。

  每个小组之间头盔内的电子通讯极为频繁,就如同军队一样在进行高效的指挥。

  远方的起重机操作钢索将三十多吨的重型机械吊运到了水泥厂房中,在稳定后周围的工人在五分钟内就解下来钢缆。

  一个个步骤的操作有序且没有任何拖延,这背后似乎是有非常激情的意志在支持。

  贯翎此时深刻地觉得,苏鴷入太云,绝非为质,而是大贤东来。

  十分钟后。

  苏鴷解除了面前仪器的投影,将设备放到袋子中。抽出空闲来接待贯翎的拜访。

  贯翎照例是询问了苏鴷在这里的生活是否适应。

  然后话题聊着聊着,就到了成家立业上。

  苏鴷很怪异的看着贯翎,然后婉言道:“贯老将军,我现在才入太云,最近还做了一些重要决策,身边的关系非常微妙。所以,你说的事情暂时不适宜。”

  苏鴷身边的关系现在何止是微妙,‘族学的推行’,‘还有弟子的选定’。现在融家每一支都盯着苏鴷。融家现在优秀的女子很多,但是处于变革中枢的苏鴷为了保障公正,一个都不能选。

  要选,也得自己对汉水工业集团重大利益决策做完之后,利益都分配好,自己无需用威权为秩序漏洞做衔接时,再挑选一位佳偶。

  不过,出乎苏鴷意料的是。贯翎并非是在融家哪一房的请求下进行劝说下,而是带来的胜昭的建议。

  数分钟后,苏鴷看着贯翎递给自己的照片。

  抬起头,轻笑道:“轻钧家的绝户美人我消受不起。”

  苏鴷只是俏皮话,然而贯翎脸上抽了抽。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轻钧家族出美女,这是共识。苏鴷上一世就听闻轻钧家族的女人兰质馨品。但是绝户美女这个词,是上一世圣索克的贵族们发明的。

  但是现在在太云,轻钧是实权家族,苏鴷这话,此时就很放肆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归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爹地轻点爱只为原作者核动力战列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核动力战列舰并收藏归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