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城市的八天后。hnshuwu.com

  始落城七号大街,一个民用机械店中。

  在灯光下,宙游拿着螺丝刀正在对钟表进行维修。螺丝刀在手指间翻飞,一个个零件宛如有无形的力场控制,自动嵌在了这个机械表上。

  宙游:“看来,手熟得很快,我果然是天生喜欢机械的。”说这句话,宙游显然是自动忽略自己在几年前,钟声文明初始教育时吊尾车的情况。

  “哐当”一声,店面的老板迈着漏洞百出的仿贵族步姿走了进来。

  他拿起手电筒直接朝着宙游这边照过去,而后捻起桌边上的东西,翻来覆去看一番后,添加了意见。例如“表壳的镀层要修复”“零件上油”此类的高见。

  而后非常“大度”宣布道:“宙游,今天这一批修理完了,再把那一批做了,你就可以去休息一会了。”

  来到这个机械店一个星期,宙游基本上是知晓这个老板秉性的。

  这位老板的诨号,叫做祷告鸟。这是该星球特有的一种鸟儿,溜光华丽的羽毛,却喜欢在死尸附近出现,叫声清脆貌似地祷告,然而在做完了这一切后,却开始食腐!他能有这种诨号,自然是‘凭本事’弄来的。

  例如刚刚的那句话,听起来像是在关心员工,其实是把第二批工作任务的工作量布置下来。若是宙游再次提前完成,他又会恰好有新的任务紧接着送过来,并且继续说,“把这个做完,就可以休息了。”

  宙游抬起头,看着这个貌似忠厚但是实则奸诈的祷告鸟,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大叔,谢谢了。”

  半个小时后,“哐当”一声。

  一个人推开店门。这是一位男性,戴着金属头盔,在头盔眉心位置的那个宝石非常灵动。——这是一位贵族,只有贵族才会在头部,都出现虫化现象。而这个头盔上的“宝石”,其实是头盔内伸出来的虫化感知器官。这个星球上,人类和晶虫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共生关系。从个体例子来看,是人类寄生在虫身上,人类的思维具有主导权。而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虫子利用人类的大脑智能,保持繁衍。

  店铺的祷告鸟在看到这个的客人后,顿时恭声道:“铂明少爷,您请,您请!”

  这位少爷看了看周围,走到了后堂。

  祷告鸟对宙游扫了一眼,宙游点了点头,立刻‘适当’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店铺内其他几位弟子,则是快速关上门。

  铂明看了看宙游的背影。

  一旁的老板笑眯眯说道:“熟人介绍来的,是我的子侄,不碍事。”

  几分钟后。

  在房间内,铂明拿出了一个小提琴大小的盒子。

  盒内出现了一只紫色的蠕动幼虫,虫尾部有着大量等待与人类对接的神经链。

  祷告鸟见到此物后,目光一亮,然后赞叹道:“紫光妖蜂,这可是五级战虫!少爷您好手段,这东西都给您弄来了。只是,这东西?”

  铂明:“两百四十枚金甲虫。”

  祷告鸟苦着脸说道:“少爷,我可没有这么多钱,您难为小店了。”

  铂明顿了顿,收起了盒子。

  祷告鸟劝说道:“这……少爷,两百四十金甲虫实在是太贵了,您知道,这种契约虫虽然是五级,但属于禁兽的一种。”

  铂明盯着这个奸诈的家伙,低沉问道:“你能出多少……”

  祷告鸟:“一百五十。”

  铂明:“两百!不要,我就走。”

  祷告鸟咬了咬牙,点头:“成交。”

  ……

  在二十米外,宙游完全掌握隔壁的对话情况,尽管这里隔着厚厚的花岗岩壁,但是架不住矩阵窃听。

  晶虫和人类共生,能够形成一种高度‘虫化’的战士。

  四级、五级晶虫,是大多数平民阶层仰望的契约虫。但是能得城市中层青睐的,一般都是雄虫。

  一般雄虫的融合,更具有战斗力。至于雌虫,战斗力大多弱于雄虫,除了高阶母虫,是不会被人选择契约的。

  但是紫光妖蜂是很特殊的:她的雌虫具有不弱的战斗力,并且还有一种极为可怕的能力——那就是寄生控制,控制其他五级以下低等蛊虫契约的战士。

  宙游通过领域,翻查了几个街区贵族的书籍记载,发现紫光妖蜂甚至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进化。

  进化的方式非常残忍。

  那就是,紫光妖蜂母虫契约者,让自己契约虫在其他受害者体内产下寄生卵。破卵而出的幼虫,在受害者体内发育成强壮的雄虫,而后雌虫契约者再和这个生出来的雄虫“融合”。

  宙游:“不就是蜂王和雄蜂交配,而后雄峰x器官融入到蜂王体内吗,啧啧!”

  紫光妖蜂王虫,有几率获得新的强大变异基因,然后产卵多样化,开始晋级!当然,概率非常渺茫,可能只有寄生体是几百个同级别蛊虫契约者的,才有几率发生变异。

  这样培养变异体的方式,连圣蛊王朝内都认为是丧心病狂的事情,故这种蛊虫被称为禁蛊。

  圣蛊王朝在源头上禁绝此类事情,对每个城市的培育室严防死守,但是实际上,封建时代的管理非常腐败,黑市上总是能出现禁蛊踪影。

  倘若下层弄到了这种禁蛊,契约者不丧心病狂地追求变异,只是在民间完成对泼皮进行控制,那帝国的大人物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封建社会的执行力也不足以详细地控制社会。

  狭小的房间内,宙游在自己的床板上翻了一个身,床板‘咯吱’一下响,双臂放在后脑勺上,晃了晃头:“这个养虫子的世界,不养人啊。”

  ……

  圣虫102年6月4日,也就是宙游落脚这家机械店的一个月后。

  店门的祷告鸟召回自己在首都上学的儿子,同样是在密室中,将紫光妖蜂亲手给了他。

  而这位老板的儿子异常地惊讶,但是在听到这个紫光妖蜂禁蛊的名声后,犹豫了一番——这个年轻的学生,主要是不敢对别的蛊师下手。然而这个老板在密室中微微一笑,安慰道:“慢慢来,不要急。”

  这让隔着三堵墙偷听的宙游,又不禁感慨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而与此同时,店铺中有些某些老店员在祷告鸟儿子回来后,当晚脸上虽然陪着笑容,但是显然是非常不自然。

  正常上班的宙游,对此又感慨到:“哦,家族企业复杂关系。”

  但是第二天,宙游就感慨不起来了。

  上午九点,当摆钟,“叮当”敲响时。

  在工作台前,祷告鸟一反常态来到宙游宙游面前嘘寒问暖,询问家里有几口人?出来闯荡很辛苦吧?……

  在问完了的许多信息后,似乎是为宙游孤独一人来外界闯荡的精神感动,拿出了了一个钱袋子,交到了宙游的手上。并且温和地说道:“宙游,去契约塔签订一下契约虫吧。”

  面对如此和善,如同老父亲一样的老板,宙游脸上怪异得很。

  宛如二十一世纪,见到老板叫自己兄弟,并且谈工作福报。面对突然热忱的上司——宙游联想的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宙游最终接过了钱,只是心里一丝忌惮。

  实在熬不住关怀,宙游走出店铺去寻找“贵人所指的前途”。

  但是宙游离开了机械店就一直张开领域探查。走了三刻钟后,彻底丢掉了最后一丝“对方没那么坏”的期待。

  这个祷告鸟在机械店中做了种种布置,例如自己的床板下面悄悄放下了能够致人麻醉的毒虫。甚至写好了继续招工的牌子。

  ……

  五十分钟后,宙游步行来到了城市中央的契约塔。

  宙游再次感应了后方,身后八十米的位置,那个老板乘坐长足虫拉着的马车悄悄地跟在后面。

  面对如此积极的谋害,宙游最后一点想缓和的打算也破灭了。

  宙游叹了一口气,调动了矩阵。

  在远方车水马龙的墙角内,老板伸头暗中观察宙游,确定宙游走进了城市孕蛊所,他按压下来大檐帽。而就在这时,他头顶四十米的位置,一个伸出来的石雕装饰,随着一条线上数千度的高温和骤然的冷却,裂纹无声无息地蔓延,最终断裂开来。

  一个大块“脱落”的石雕,和一些细小的碎石子异常平稳地下落,连翻滚都没有。

  随着一声闷响,这位鬼鬼祟祟的老板在伸头张望时被击中,整个人被打趴在了地上。腰部被重击,这个骨头上的伤没有几个月是好不了的。

  鲜红从衣袖中被浸染出来。街道上见到这一幕的人,立刻闪躲到一边,抬头看着建筑。至于上前救人?——这个世界没有多少好心人。

  ……

  而宙游此时已经走进了契约高塔中。在高塔大厦内部,这是和外面风格截然不同的氛围:光滑如镜的地面、明亮的电灯、柱子上华丽的雕文,这一切宛如是二十一世纪现代图书馆。

  一位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归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爹地轻点爱只为原作者核动力战列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核动力战列舰并收藏归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