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九年阴历二月二十一日是个挺平常的日子。gkshuwu.comhttps://

  东北的阴历二月还不暖和,出门都得穿棉袄,地还没化透,一镐头刨下去带出来的土块子上还有冰碴。

  鞠文启花去一上午的时间刨出五根地垄,两条膀子酸疼酸疼的,脑门子上全都是汗。

  他没敢脱棉袄,怕自己受风着凉感冒发烧耽误事儿。

  扛着镐头擦着汗往家走,刚进村就被住在村头儿的亲妹妹鞠英拦住。

  鞠英拉着他,做贼似的看一圈,见没有人看他们才压低声音说道:“三哥,生了。上午十点多生的,三嫂挺好,回头你熬点粥送过去吧。”

  鞠文启的俊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男还是女?”他紧张的问道。

  鞠文启这一辈统共有四个兄弟姊妹,三男一女,他排老三,前面两个哥哥,眼巴前儿这个是唯一的妹妹。

  他们兄妹四个并非一母所出。老大鞠文林和老二鞠文新的亲娘死的早,鞠老爹鳏居挺多年又娶了不知道从哪儿跑来的疯女人,后来才生下鞠文启和鞠英。

  鞠文启兄妹跟前头两个哥哥年纪差挺多,走一块儿都跟父子似的,鞠文林的大儿子鞠长福也才比鞠文启小三岁。

  鞠老爹七年前没的,那会儿鞠文启二十六岁,结婚四年多。

  鞠老爹临走前拉着鞠文启的手憋着一口气说:“文启,你们哥儿仨就你还没孩子,你上上心,改明儿带你媳妇去县医院看看。没看着你生儿子我这眼睛也闭不上啊。”

  说完闭不上眼睛的鞠老爹下一刻便闭了眼断了气。

  鞠文启是个大孝子,心里头始终惦记着这事儿,老爹刚过头七就带媳妇去县医院看病,花去不少钱,家底折腾光,中药喝到吐,媳妇张永梅终于怀了孕。

  千盼万盼的生下头一胎,是个姑娘。

  夫妻俩有点儿失望,不过这是他们经过那么多波折才生下的第一个孩子,照样疼着宠着。

  不两年他们不顾上面的政策又生一个。他们打算的好,这一个要是儿子就算罚点钱也值了,有了儿子以后不生还少受一份罪呢。

  可惜天不遂人愿,老二还是个姑娘。家里的牛被牵走,新做的一床被褥也没留下。

  这两年政策抓的更紧,好些怀了孕的女人被带走打掉孩子,已经生育过的直接做节育。

  张永梅东躲西藏躲过节育又怀了孩子,乡里计生办的人三天两头来家里抓人,张永梅一直不敢回家,前后算起来都躲外头一年多了。

  孩子生下来肯定躲不过挨罚,那就罚呗,只要是儿子罚多少鞠文启都认。

  鞠英未语先叹,一脸的惋惜之色,拍着大腿回道:“还是个姑娘。”

  鞠文启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之色,伸手摸摸衣服口袋,掏出一个烟袋子颤着手用旧报纸裁成的纸卷烟丝,卷完才想起火柴没了。

  “三哥,你也别上火,你和三嫂才三十出头,以后再生呗”,鞠英劝道。

  鞠文启叹着气摆摆手:“行了行了,我先回家做饭,咱娘看着孩子我不放心。”

  鞠文启住着鞠老爹留下的老房子,不大的草房,特别矮,正面瞅着还有些歪斜,好似风一大就能吹歪。好在老房场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农家奋斗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爹地轻点爱只为原作者黯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黯奴并收藏农家奋斗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