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心说这些家伙在关键时刻,心里都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死活的。只想着把自己的难题给解决了,根本就不去想高明还是一个病人。

  不过晓菲和那人可以不去想高明的病情,傅华却是不能不想的,毕竟高明患上这个病本身就于他有很大关联,而且万红梅把高明带到海川大厦是为了养病,而不是激化病情的。所以傅华就由不得不管的义务了。

  好在现在这个局面还没到死局的地步,傅华并不是没有把高明从这个两难困境中救出来的办法的。办法其实就是三个字:装糊涂。

  晚上这个局,那人可能是太要面儿的缘故吧,从开始到现在,话都说的很含糊,晓菲虽然想把话点名,却也被给制止了。因此那人想要表达的意图虽然表达出来了,但是本人却是没有说出相关的一个字。

  傅华解决高明的困境也就在这个点上,你不肯明说不是吗?那我就装听不明白就是了。我脑子笨总不是什么错误吧?于是傅华就端起酒杯,却碰了一下高明的酒杯,笑着说:“高先生,你还迟疑什么啊,主人酒杯都端了起来了,话也说的很明白了,什么都不管,喝就是了,来,我们几个人就来个一醉方休吧。”

  那人端着酒杯的胳膊未免就僵了一下,因为傅华的话已经堵死了他继续装糊涂的可能性了,除非他把话点明了,否则他今晚是不用再对高明提出不要再继续调查陈云峰和潘芸的要求了。看来这姓傅的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装的一手好糊涂啊。

  那人还是不想掉这个面子的,既然自己不好说话了,可以让晓菲帮他讲的,就向晓菲抛去了一个求救的眼神,晓菲会意,马上斥责傅华说道:“傅华,你别捣乱行吗?你心里清楚今晚这个局是想要高先生帮个忙的,你如果馋酒,回头我专门请你喝就是了。”

  傅华心说你们这那是什么求高明帮忙啊?你这一唱一和的,分明是想把高明赶鸭子上架啊,是不是也太欺负人了。这时为了维护高明的身体,傅华也就顾不得还要照顾那人的体面了,他张开嘴刚想要跟晓菲吵,高明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傅先生,您先让我说两句吧,我知道你这么维护我是因为我的身体健康……”

  傅华见高明接茬了,心里就暗自叫苦,高明是那种心思比较直接的人,讲心机又怎么是那人和晓菲这两个人尖子的对手啊。实际上这个时候高明最好的对策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只要不搭茬,糊涂庙糊涂神,今天这个局就能不做什么承诺的敷衍过去了。

  但是在关键时刻,高明却是搭茬了,如果傅华还想要继续装糊涂糊弄过去的话,那可就把晓菲和那人给得罪狠了。因此对着晓菲恶狠狠瞪着他的眼睛,他也只好选择闭嘴了。

  “其实我来参加这个局的时候,就明白您为什么攒这个局的,”高明看着那人的眼睛说道,“本来我是想不要来参加的,但是不来,也太扫您的面子了,我对您的仰慕您心里也是很清楚的,不冲别的,就冲着您名字这三个字,我也是应该来参加这个局的。”

  双方把话讲道这个程度,都是已经无法再装什么糊涂的,那人就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到底,还是我让高先生为难了。”

  “确实是这个样子的,不过您可能不太了解我这人的,我这个人从做了记者的那一天起,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原则,就是查什么事情都要一查到底,绝对不半途而废的,”高明也不再装什么糊涂了,索性把话往敞亮了说,直接说明了自己是没有终止继续调查的可能的。

  那人的脸色就变得越发难看了,他看了看高明,又看了看傅华,苦笑着说:“傅先生,我原本让晓菲叫上您,是想要您到时候帮忙打个圆场的,知道您跟高先生熟悉,就别光站在一旁看着了,赶紧帮我说上几句话啊?刘爷也是一个通透的人,我想他的朋友也不该是一点余地不肯给别人留的人吧?”

  这一刻那人真的是显得有点无计可施了,要不然也不会向傅华求助的。看上去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男人特别的可怜。高明可能也有些于心不忍,看着那人苦笑着说:“我就奇怪了,您为什么非要维护陈云峰他们不可啊?您知道他们牵涉的事情有多严重啊?”

章节目录

对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爹地轻点爱只为原作者雪在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在烧并收藏对手最新章节